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热播栏目


首播

重播

今天是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先生去世三周年忌日,由其遗产引发的纠纷案至今仍处于胶着状态,他的骨灰也因此至今未能安葬。

侯耀华近日接受记者专访,他表示,对弟弟后事的处理上“问心无愧”。“不论官司最后如何,我在道德上永远不能输。”他说。

对话·关于官司

我一直希望能和解

FW:有不少人指责您没有把弟弟的后事处理好,所以才引发的遗产官司,您怎么看?

侯耀华:如果在侯耀文去世后,我告诉大家我管不了这事,我相信得有90%以上的人骂我是混蛋。所以我必须去管。

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谁能告诉我一个管的办法和程序?我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听大伙的。但是不管有多少主意,不管这件事情最后办得如何,最后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

FW:跟侄女有和解的可能吗?

侯耀华:我一直希望和解,但和解是有条件的。事情是对方挑起来的,如果当你知道自己的亲人到公安局告你两回,想把你当贼抓起来的时候,你会怎么想?到现在她也不承认这个事实,别忘了公安局是有记录的。

FW:你在开庭时披露了不少细节,但律师称还有一些事实没有披露,你今后会不会考虑再披露一些?

侯耀华:看案情的发展吧。

对话·关于财物 我不能让弟弟背着债走

FW:在法院清点遗产后,侯瓒一方表示至少缺了40%的东西,是这样吗?

侯耀华:听到这个,心里不别扭是瞎话。为这点遗产怎么能这样!

财产已经清点过了,包括所有物品和银行存款。对方律师很笼统地说还缺40%,但没说清楚,是钱,是衣服,是家具,还是细软?

FW:侯瓒认为葬礼上的份子钱也属于遗产,你同意返还吗?

侯耀华:法律是道德的最低标准,我不知道哪条法律有这样的规定。这份子钱本身是一种互助的性质,将来人家有事,你得还这个情。

FW:对于您替侯耀文偿还的部分债务,侯瓒并不认可,您怎么看?

侯耀华:中国人有句俗话“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不能让我弟弟背着债走。

有些人到目前为止还抱着这样的观点:谁留下什么,都是我的。但要看清楚,留下的不仅仅有动产和不动产,还包括债务。如果侯瓒认为没有借条就不用还,我作为(侯耀文的)哥哥也一定去还。

对话·关于侄女

让徒弟们站出来帮帮她

FW:遗产案出来后,公开站出来支持侯瓒的师兄弟并不多,是不是因为受到你的影响?

侯耀华:其实我一直不愿让我的徒弟和侯耀文的徒弟出来讲话(指披露对侯瓒不利的事实)。

我甚至还呼吁她的师兄弟站出来帮帮她,我对他们说你们实事求是地去帮她,我绝对不会去恨你,也不会埋怨你,该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

FW:您说侄女侯瓒曾经想多分父亲的遗产,当时没有表态吗?

侯耀华:这我原来并不知道,也不可想象,是律师最近在取证过程中才知道的。

在侯耀文去世的第四天,她已经开始找人吃饭咨询如何多分遗产,而且吃饭的发票也是从份子钱里报销的。

FW:您说侯瓒私自从玫瑰园拿走物品,但她并不承认?

侯耀华:我之所以敢在法庭上说,因为我有证据。有人明明帮她拿东西,她的律师却说拿的是衣服。

我想问,你在那儿是给父亲守灵,还是去参加宴会?你要是拿的内衣内裤,能有三大包吗?你能拿出这些衣服的照片吗?

对于在玫瑰园守灵和帮忙看家的人,我很感激。如果有人在这14天偷东西、拿东西、浪费东西,要是我当时知道的话,会非常地愤怒。

对话·关于感情

我应该是一个合格的二大爷

FW:侯耀文先生已经去世三年了,听说您还是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是吗?

侯耀华:是的。他走得太突然了,感觉就像一瞬间的事儿。在他去世前一天,我们还在一起,我就这么一个一奶同胞的弟弟——直到现在我还没缓过劲。

弟弟去世当天,我第一时间赶到玫瑰园时,脑子里一片空白。在14天的守灵时间里,我瘦了整整10斤。

FW:有没有后悔过当初操办侯耀文的后事?如今面临侄女这么多的指责,您感到委屈吗?

侯耀华:从来没有后悔过,也不委屈,因为他是我弟弟。

每次站在我父亲的墓前和弟弟的骨灰盒前,我都心安理得。

我一直压着这帮孩子不要把更多的事情说出来。我觉得我虽然到这个年纪了,但我还愿意给其他人留一条路。不过这个顾虑正在逐渐缩小,我是被一步步逼到这份上的。

FW:听说你在得知骨灰证被侯瓒更换后,非常地生气,是吗?

侯耀华:其实她就是想让我花钱把骨灰买回来。我可以告诉她,在法律上她可以不认账,可以不还钱。

但是我姓侯,我爸爸是侯宝林,我弟弟是侯耀文,我在道德上永远不能输。

我要做的,不仅是给外人看,还是给父亲、弟弟在天之灵看的,还是给他的徒弟看的。

我要让他们都知道,我应该是一个合格的二大爷。

相关新闻

侯瓒发公开信回应遗产官司

6月17日,在侯耀文遗产纠纷案开庭10多天后,侯瓒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正式回应庭审中侯耀华一方曝出的“私拿玫瑰园物品”、“骗取骨灰证”等细节。

谈及发表这封公开信的原因,侯瓒表示,在6月4日遗产案庭审过程中,被告一方偏离诉争的事实,扯出了很多的“话题”,之后有多家媒体希望能采访她本人,但她难以逐一接受所有的采访,希望借此公开信表达她的态度和想法。

对此,侯瓒表示,被告在法庭上这么说这么做,无非都是想暗示“侵占”遗产的人不仅仅是他们,还可能有她,并以此挑拨她与妹妹的关系。侯瓒还指责伯父侯耀华处处为姐妹俩取得合法权益设置障碍,甚至是恶语中伤、从中挑拨。

此外,对于“骗取骨灰证”一事,侯瓒回应表示,这起事实是伯父侯耀华编造的,同时还强调,父亲离世至今已近三年仍未下葬,这也是她要打这场官司的最主要的缘由之一。

侯瓒称,父亲下葬,一定会是她做女儿的责任和义务。

不打官司,她无法了解父亲的生前好友和徒弟们当中是谁为他建造墓地而捐款,她担心如果处理不好,就会演变成父亲身后和她做女儿的糊涂账和人情债,就不能真正做到让父亲入土为“安”。

视频集>>

热词: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