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年央视春晚:看老资格对年轻人的妥协和认同

发布时间:2010年02月14日 00:23 | 进入娱乐城堡

    (梅子笑/文)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大概是全世界收看人数最多的一档电视节目,这个舞台既意味着荣耀,也意味着压力——收视人口最广泛,也同样表示这是一顿“众口难调”的年夜饭:老面孔、单调、不好看……即便是每年主创团队都会绞尽脑汁、尽最大努力做好一台晚会,事后仍然会有各种各样不同的评论。

    虎年春晚掌勺人金越在虎年春晚竞标方案中重点强调了“时尚”——这在春晚28年历史中尚属首次,而这也正意味这老资格的春晚对逐渐长大的年轻人某种程度的认同与迁就。当然,这种认同和迁就绝非仅仅针对年轻人。

“寂寞”和“传说”:老面孔的网络化语言表达

     对不少年轻人来说,春晚的语言过于陈旧、表现的人物过于乡土。而在虎年春晚中,这种印象可能会得到改观。无论是《不能让他走》走对“绵羊音”的调侃以及对“寂寞”和“传说”、“回家吃饭”等流行语的运用,都表现出春晚老面孔对年轻人、网络的尊重。

“跑酷”上春晚、80后说相声:老资格春晚对年轻人的妥协与认同

     虎年春晚中,不少作品的背景都出现了“水泥森林”,淡灰色的高楼大厦,显示出现代都市的理智与青春。而在青年人中流行的“跑酷”首次登上春晚的舞台,更是说明了春晚这个老资格对于年轻人的妥协和认同。

     在语言类节目中,除了春晚熟面孔,贾玲、白凯南这一对80后相声搭档,登陆春晚说相声《大话捧逗》,用大众普遍熟悉的琼瑶风格、金庸风格以及清宫秘史风格演“论捧逗”,这种“大话”、“无厘头”风格,在春晚中的露面,也同样意味着春晚对于青年文化的认同。

《龙文》和《对弈》:春晚中的中国文化意象化运用

    每年春晚,毫无例外地出现众口难调的局面,北方南方、大众精英、年迈年幼……似乎都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然而,在所有中国人的心中,有些东西总是共同的。比如2007年《小城雨巷》中的灵动与雅致,《太极》中中国文化的刚猛与柔和。

    虎年春晚的节目同样有丰富的中国文化元素。舞蹈与武术结合的作品《对弈》,整个节目充满着舞蹈与武术、柔美与阳刚、男性与女性的对抗与融合。出场造型以“围棋”“楚汉之界”划分舞蹈和武术演员,整个节目充满了中国式的哲学意向。

    而歌曲《龙文》,歌词也相当的中国化:“宫商角徵羽琴棋书画唱,孔雀东南飞织女会牛郎,深爱这土地丝路到敦煌,先人是炎黄子孙血一样。”而歌曲的背景,全部都是中国水墨山水国画,其中偶尔几幅场景有淡淡的彩色点染,非常雅致和写意。
   
立体化、多视角舞台:春晚的科技历来是引领风气之先

    导演金越在虎年春晚竞标方案中突出了虎年春晚的“科技”特色,剧组的多名工作人员也透露,虎年春晚的舞台,是金越导演花费了最多心血的部分。据了解,虎年春晚舞蹈和视频制作,都采取“开门办春晚”的方针,创作人员不仅仅局限于春晚内部,也吸纳了不少央视以外的工作人员。

    虎年的春晚,在对LED大屏幕和视频内容的运用上,出神入化。无论是刚开场大大的立体“福”字,还是王菲出场时立体的蓝色星球与参天大树,或者是《对弈》是混沌世界开元,亦或是《我和草原有个约定》时,齐峰乘坐的木轮车上遍布的蓝色灯泡,或者《妹妹的山丹花开》中由舞蹈演员组合成一个人骑车的样子……精妙的舞台运用,无不让人惊叹。

     春晚总舞美设计师陈岩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每年春晚的舞台和灯光运用,在新的一年总会被模仿、跟风,而这也是春晚的贡献之一:立体化、多视角、纵深感,也许就是来年演唱会上观众可以常见到的背景。

《红楼赞花》、《五十元钱》: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包容

    春晚到底是全国人的春晚,还是东北人的春晚?当以东北文化为主导的语言类节目越来越成为春晚主角的时候,有关春晚对南方文化的歧视观点也层出不穷。对此,导演组自然有不少苦衷:南方语言类节目如何在保持自身特色同时还能被绝大多数的观众所接受,这是个难题。

    存在问题的不仅仅是南北差异,还有年龄差异。不可能有一档节目所有人都喜欢,但每个人也许能找到一两个节目你喜欢,这就足够了。唯一的戏曲节目《红楼赞花》中,无论是对越剧、黄梅戏、京剧、豫剧的情节化包装,还是其中对流行歌词的调侃,都显示出最老派的戏曲,也越来越包容和多元。

    《五十元钱》在审查中差点被“拿下”,然而最终因导演组顾惜它是唯一一个南方语言类节目,最终仍然出现在虎年春晚舞台上,时间也相对“正点”。虽说作品为通俗易懂考虑,努力“去汉味”,但熟悉湖北的观众仍然能从其中感受到熟悉的乡音和风情。

小虎队与王菲:对青年人记忆的尊重

    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偶像,对不少年轻的观众而言,虎年春晚最喜欢的节目某过于单飞多年后的小虎队重聚春晚舞台以及王菲多年后重返歌坛。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人如今已是社会的中坚力量,然而,中国娱乐化风潮的开端、偶像概念的出现正是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少,当小虎队在舞台上原模原样地歌唱、蹦跳、比划着手语,无论你是感叹他们已经是“老虎队”,或者是认为他们依然“青春如旧”,那些回忆如潮水扑面而来,你在认同这个节目的同时已经给虎年春晚亮出了高分。

    从《相约98》开始,王菲阔别春晚舞台十多年,中间她历经婚变、情变、结婚、育女、退出等诸多变故,退出歌坛也有数年,对数以千万计的“菲迷”而言,在春晚上看到心中的偶像再次放歌,哪怕是守在电视机前的行为很“老旧”,也是值得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春晚的主创人员是聪明的:用年轻人认同的文化符号获得他们对春晚的认同感。

责编:吴宇卓

排行
留言评论

登录 | 注册  我要评论

      验证码:看不清验证码?点击刷新